xml地图|网站地图|网站标签 [设为首页] [加入收藏]

一顿饭让农村孩子长高了5厘米

时间:2019-10-07 16:39来源:养殖业
“我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,学校还没有营养午餐,那会儿爸爸每天把饭送到学校,看着我吃了再回家。有时候爸爸忙了,就没人给我送饭,有好几次我都饿哭了。”12岁的李强回忆起小

“我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,学校还没有营养午餐,那会儿爸爸每天把饭送到学校,看着我吃了再回家。有时候爸爸忙了,就没人给我送饭,有好几次我都饿哭了。”12岁的李强回忆起小时候满是心酸,没人送饭的时候就吃同学带的饼子,又干又硬,饿得不想上课。

后来学校开始在早晨发鸡蛋给同学们,慢慢地又有了午餐,每天的菜还都不一样。

图片 1

“营养改善计划试点地区学生每天吃到三餐的比例由2012年的89.6%,上升到2015年的93.6%。”教育部部长助理郑富芝说。

吃一顿午饭的确是小事,但总吃不上这顿饭,就不是小事。而要解决几千万学生的午饭,同时保证国家投入的每一块钱都吃到学生嘴里,就是大问题了。

5年身高增长5厘米

常去西部贫困山区走访的记者都会有个印象,就是孩子个子普遍偏小,有的六年级孩子跟城里一年级的一般大。餐食营养缺乏,长期的影响是惊人的。而当这个问题得到解决,所带来的改善,也相当令人惊讶。

《贫困地区农村学生营养改善进展》报告显示,受监测的学校,2012至2016年,每年7岁新入学学生的身高无明显差别,而受益于营养改善计划的8-12岁学生平均身高均有增长,其中11岁男、女生平均身高,分别增长了5.7厘米、5.6厘米。“这个数据出来我们当时也是很惊讶。”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秘书长卢迈说。贫困地区学生营养不良、生长迟缓的状况正在发生重要转变。

在近日召开的农村学生营养改善专题研讨会上,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发布了上述报告。从2011年至今,中央财政累计投入近1600亿元人民币,用于孩子们的吃饭问题。1600亿,换来的是13.4万学校3600万学生的营养和身心健康的改善。2017年学生营养改善计划将实施国家贫困县的全覆盖。

改善的同时,问题依然存在。虽然监测各县学生营养不良率已由2012年的18.5%降到2016年的15.4%,但仍高于2012年全国6-15岁儿童营养不良率12%的平均水平。2012年贫困地区15岁男女生平均身高与全国同龄儿童相比,相差5.2和4.7厘米,2016年差距虽明显缩小,但仍差3.7和3.6厘米。一年365天,学生在校200天,学校食堂供餐是集中解决营养不良问题的最佳途径。

首个校餐大数据监测平台

我国还首次在实行学校供餐的各个国家中,实现利用互联网平台开展第三方大数据监测与评估——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受教育部全国学生营养办委托,设立了“阳光校餐”数据平台,利用互联网手段对近万所农村学校进行了监测。上述报告的数据即来源于此。

这个平台怎样运作?卢迈介绍,每个学校里面有一位老师用手机填表,把今天有多少人就餐,用的是什么食材,价格怎么样,提供到阳光校餐网站,网站自动显示出来,同时后台会马上对这些数据进行实时分析。

数据评估结果每天会反馈给各县和学校,同时通报省有关部门。县与学校根据反馈中的不足进行整改、完善。执行信息通过数据平台向全社会发布,接受社会监督。有的县食材采购价格偏高,经平台告知并公布,再无发生。数据平台对政策执行有监督、指导和规范作用。

数据平台的运营成本,据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、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理事长李伟介绍,每个学校每个月收集和上报数据需要支付的成本是100元,目前基金会每年自筹1100万元,用于近万所学校的监测。如果未来扩展到集中连片贫困地区的9万多所学校,需要大约1亿元左右费用。“1亿数字好像很大,但每年仅中央项目投入就近200亿。用0.5%的费用来保障200亿的有效运行,成本是很低的。”李伟说。他希望最晚在明年将数据平台的覆盖范围扩展到9万多所学校。

除了数据平台,教育部门也用了不少方法保障食品和资金安全。比如建立学校食品安全和财务管理制度,设立专题网页解答政策、公布检举电话等。教育部部长助理郑富芝表示,营养改善计划实施以来,全国没有发生一起重大食品安全和资金安全事故,个别小的偶发事故得到了及时处置,两个安全得到了切实保障。

别让贫困儿童成为贫困的成年人

“贫困带有持久性,就像慢性病一样,一旦陷入贫困会不断持续下去。”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收入分配研究院院长李实这样说,“还有代际传递的问题,儿童时期的贫困,可能等到成年后还会贫困。”

暂时性的贫困不可怕,怕的是持久性贫困。收入贫困导致健康、教育贫困,三者形成恶性循环。怎样打破这种循环,李实认为,最重要的就是消除儿童的健康和教育贫困问题,从儿童抓起。

那么怎样保障解决儿童健康贫困的校餐持续做好?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扶贫研究院院长汪三贵在资金使用、组织管理上提出了建议。目前贫困县主要依靠中央财政转移支付,但转移支付分为专项转移、一般性转移支付。现在总体趋向一般性转移支付,比如去年开始对20多项涉农资金进行整合,全部归为扶贫资金,交给县级政府管理使用。那么儿童营养改善计划的资金怎么安排?这个项目资金用途是比较单一的,也容易监控,建议继续专项转移。

组织管理方面,学校食堂供餐是最为有效的方式,但现阶段不少地方恢复教学点,特别是村里的教学点,没有能力建食堂,这些问题都需要考虑。另外,汪三贵建议,现在营养改善计划的主要对象是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生,而儿童营养干预越早效果越高的。目前贫困地区在推进学前教育,乡村幼儿园建设。这部分能够进行营养干预效果会更好。3—6岁的学前儿童下一步应该是接下来工作的重点。此外,如果能够扩展到0—3岁,难度当然更大,但是也有很多国际经验可以学习。

提供了60年校餐的巴西是怎么做的

很多年里,巴西都在联合国饥饿状况调查名单当中,但在2014年,巴西被从这个名单中除名了。

在当天的论坛上,巴西教育部国家教育发展基金会主席西尔维奥·皮涅罗介绍了巴西实施校餐计划60年的珍贵经验。

巴西与中国一样地域辽阔,风俗多样。巴西校餐计划的转折点,就是将项目的运输环节、执行环节去中央化,在不同地区因地制宜,既可以反映地方文化,也可以降低成本。其次是与营养学家合作,保证校餐的健康、尊重地方饮食习惯。另外一个提高项目效率的方式,是重视住户,帮助他们成立合作社或社团,为地方农业提供支持,同时可以提供很多新鲜的食物。

编辑:养殖业 本文来源:一顿饭让农村孩子长高了5厘米

关键词: